其實我係一個新移民,我係1987年12月份就黎左香港定居。

當年我9歲左右,我住係深水埗x金商場對面一棟唐樓既某一層套房單位,而我地就住係尾房,當時如果要去廁所就要經過一條長走廊再經過廚房先行到去,其實當時每晚11點左右條走廊燈就比人熄左架,而且燈制係大門口附近,所以個環境都幾暗,我好多時係唔敢去廁所要忍到第二朝,但係有一次我真係忍唔住;迫於無奈都要去囉!但行出去已經感覺d空氣好凍,條走廊盡頭好似有人企左响度。

當時我已經好驚!但無奈我阿爸阿媽都訓左,唯有一路跑去廁所,跟住又砰砰聲跑返上床訓啦!而第二次就係夜晚落街幫阿爸買煙;因為當時D唐樓D樓梯位置係冇燈既關係,大部份係靠街外既燈光照入黎,所以燈光有限,記得有一次如常甘落街幫阿爸落街買煙,買完煙返上樓行到一半既時候我就見到兩個唔係實體既人型企左係樓梯邊,但佢地就好快甘消失左,當時我係嚇到牙關都震晒,跟住我就好快咁跑返屋企,我之後亦都係同一個地方見過佢地一兩次,而我係過度都住左半年左右,88年7月份就搬左去屯門住,亦都冇再見過佢地兩個嘞!

Ray Cheung

香港陰陽眼協會 副會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