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2011


第一次聽到係十三年前。

那天老公的麻麻剛出殯,火葬場回來後,出殯用的車頭相片暫存在紅磡的「喇喳館」內,之後各人便各自回家。

我同老公及其家人一同住荃灣石圍角,我喜歡睡前閱讀,那晚如常一樣睇書至深夜,約十二至一點,老公睡了,那時我趴在床上睇書,床尾的電視正播放「翡翠音樂幹線」,突然我聽到哭聲,我便轉身望電影,只見一個歌手接受訪問,但他們在笑,我再趴轉睇書,又再聽到喊聲,我再望電視後,開始有點毛毛感,我再一次趴轉身,但這次我扮睇書、揭書,今次聽到好清楚是女人喊聲。

由大至細聲,喊聲同一般鬼片一樣,但喊法唔同,它是好急速的「嗚…嗚…」嗚聲長,但是一個一個字,每一個字嗚出來…之後我驚了,我開口講:「眼瞓了,瞓覺。」便隨即熄燈熄電視。

第二日突然不息,我大早便回娘家,爸爸退休前係港台做攝影,他自小在邵氏做學童故此對靈異事有認識,他說:「鬼說話是沒有尾音,如聽到細聲,代表距你比較近。大聲則比較遠。笑聲也代表它喊。喊聲代表它笑」。

一個月後,奶奶去問米回來,她告訴我「太奶奶不想去喇喳館,所以回來我家,但門口太光不能進來,只可由窗口進入,但卻錯誤走到在我房間窗口來,她生前好鍾意我,所以笑,她沒有喊,」

carrie tai

香港陰陽眼協會 常務幹事

記得還在年幼時,因自己常常不願留在家裡,常與友人深夜外出探險幽深的地方,就這樣令自己生命起了變化!

記起當時各朋友每當聽到我說看到靈異東西時,各人便會異口同聲地跟我說:「你神經是否出問題,世上那有可能有鬼!你不要嚇壞我們,我們不會相信你的!你一定有問題!快見醫生吧!」

這年代我常常和我的中學朋友一齊在街上留連,不到深夜都不回家休息,怪事就由這時候開始了。

有一次我們一同七人夜探大埔某間已荒廢幾十年的屋,記得我們夜探前有一天晚上在電視台中看到一個節目,她們正正報導我要去的這間鬼屋;我們就向著這一間鬼屋出現,我們七人分開兩行(前排四人,後排三人)膽粗粗地行著,當行到差不多到達目的地時怪時隨即發生,我行的位置是後排,而左面空了一個位置,就這時間我眼角好像看到一些發亮的東西,我非常好奇地轉動看看,我發現有一個很大很大的青色頭出現,我只好假裝看不見繼續前行。

回程後我們去到朋友家的樓梯間坐坐聊天,記得有人說過樓梯不好坐最高的這一層,因往往會有很多事會發生,但我們沒有理會,坐的期間不停地聽到有人好像在上層行下來及一些波子跌著地上的嗒嗒聲,但我想了一想坐的樓層已是三十五樓應該不會有人行及有人坐的,就這時望一望手錶時間已是零晨三時多,是時候要回家休息,就在早上六時多的時間我爸媽要起床上班(我當時是一家五口同在一個房間),我爸不知為什麼很用力地打我,非要打到我起來為止,我真的被他打到手臂流血,及我人清醒,他就出門上班,我就繼續休息到下午三點才起床,起床後不久我媽下班回家燒了一道符水給我喝,她說渴了就不會有時,事後我媽才告訴我爸打我的原因是;我不停地說話,但是我說出的不是人話,她說好像跟鬼在談天,就由這意外令我擁有一對【陰陽眼】。

令我日常生活起了很大很大的變化!當中的不便大部分人都不會明白及諒解!

lala lee

香港陰陽眼協會 常務幹事

我不知道小時候我能否看得到靈體,因為我對小時的生活已經没冇甚麼印象;我所記得的經歷全都是懂性以後發生的。

我好記得第一次見靈體是在我第一份工作的地方,大圍。

當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我隱約見到一個紅衫嘅女仕站在其中一間房門口前面,六層大樓,只剩下我一個,這位女仕又是何許人,我都心裡有數,只係想快快上去我應去嘅樓層取回東西就離開。
之後我當然有跟朋友傾下講下,但個個都只是說:“你太攰啦!休息下,眼花啫”。或許罷,眼花;但此後,在不同日子,在同一個位置,差不多嘅時間,都會有不同的靈體站立著,有男,有女,有紅色,白色,綠色,仲有藍色!但好奇怪佢地全部都是在同一個位置,同一個姿勢,但我没有再向其他人提及了,因為根本不會有人相信;之後嘅經歷,當然越嚟越多,我有嘗試過同親友傾計,提及一下我嘅經歷,但我換來的都係話我作故事;幸好的是,有些經歷並不只有我一人,而是跟身邊的人一起經歷,不信的也罷,未經歷過的,又怎會明白得當中的感覺?

但我真的很希望有一日,我的家人會相信我……

caltex wong

香港陰陽眼協會 公關

也許因為我天生遲鈍…就算我看到了也反應慢到極點。所以其實沒什麼太大的看法。

也許這也是一種福氣,因為每次聽到其他有陰陽眼的朋友的親身經驗,那種被受困擾的情況就覺得我這種傻傻下不失為一種福氣。

我的宗旨是"它"不犯我我不犯"它"。而且說實話不太敢肯定我曾經看到的到底是真有其事還是真的眼花了。

我的經歷說多不多最近距離係電腦椅後面,最遠係電單車路過。

話說有一天與朋友二人在自家上網看東西,漫無邊際地聊著天…正巧看到一個有趣的網站便把電腦椅整張轉過去面對朋友跟他說快看快看。

正當朋友雙手放前到電腦前我也想轉回去,突然整張椅子動不了…當時心想..被什麼卡住了吧?但奇怪就在這裡…
無論我怎麼用力電腦椅還是只動一下又彈回去面對朋友的方向,當我試了幾次終於忍不住往後看一下,瞬間我看到一隻白白的手正扶在右邊椅墊上。

當時家裡其實就我朋友和我自己二人而己,而我的遲鈍就是這種境界,當看到那一隻手的瞬間我便下意識邊轉身順便舉手用手背拍下去。

同時抱怨一句 “咪玩啦!" 這些動作是同時發生的..就在我拍下去和講那句話的瞬間整張電腦椅便很順暢地轉回正面。而那時就坐在我右手邊正在看網站的朋友用一種驚訝的表情看著我。我愣了一下,以為他以為我在罵他便很無所謂地跟他揮一揮手說."啊!我不是在罵你。"

我能看得出朋友的害怕,只是我也無法解釋當時那一連串動作的意義…不到一會朋友便裝在不在意地叫我和他到樓下吃東西。我當然是答好啊。

當我們到達樓下茶餐廳時..朋友終於忍不住跟我說…

" 你就是因為不是在罵我,我才覺得恐佈好唔好!"

好吧..故事到這裡……這個故事只能說明..我是多麼地反應遲鈍而己。

Becky

香港陰陽眼協會 常務幹事

我確實沒有陰陽眼,這個我必須清楚說明這點!但不知何時….會見到其他人見不到的『人』…..。還給老闆和同事笑我瘋了!

原因…..某一次,我和平時一樣的工作,我那時候是做雲石保養的,即是平時大家在商場見到的外牆或地,但那次我工作時,突然見到一個人,慢慢的在我面前走過,但後來『他』竟然在我眼前穿過牆壁….,就這樣在一迅間在我面前消失。我當時呆了一回,我用力擦擦眼睛,我再問自己…….是否我看錯?還是眼睛太累?還是最近太多通宵關係而引起錯覺?

當我定神後走上前看看,看看是否有一度暗門而我不知道?但當走過去後……我用手按一按那福牆,發現確實是普通不過的一福外牆!實實的、冷冷的,那時候,我轉身問旁邊的同事,是否都看到那個人?看不看見『他』走過去那邊外牆後便不見了啊?但同事竟然說..根本就沒人走過來這邊,那會有人學妳說,『他』會穿牆啊!!妳是否眼花或看錯啊?不要亂說嚇人的說話,妳也知道,今晚這個位置,只得我們三個人在這裡工作,而另一個人還在較前的地方工作著,妳自己看清楚吧!那會有多了一個人在這裡啊?妳自己環顧四週看看吧!

當我再看看四週,確實…只有另一個同事,在前面不遠處,用那部大機正在磨地面的!後來旁邊的同事,要我休息一陣吧,可能妳太累了關係看錯了……!我還不服氣很激動的對同事說:我真的看到『他』在我面前穿過那牆就消失啊?我沒說假話!同事看到我這麼激動,還是要我聽他說休息一陣再繼續吧!我無奈的只好答應!便放下工作,跑出去外面抽煙,這時那個『他』又再次出現在我數呎視線了,我再一次大叫著,『他』在這裡啊,快快過來看看啊!同事沒好氣,馬上跑過來我這邊看看,但…當同事過來後,他望向我指的方向,又一次給他罵了!他說:那裡那有人啊!妳是否氣弄我的?還是想早走些?假如想早些回家,大可以直說,不用說這些嚇人的話,嚇我啊!我沒好氣的再指住那方向說:『他』還站在那兒望向我們,你怎會看不到的?你看看吧!同事再一次望向那裡,跟著開口破罵我,算吧,算吧!妳還是早些收工回家吧!反正妳都不想繼續工作,快去收好妳那部機後,趕快回家休息吧!我不想再給妳再次氣弄和再說嚇人的說話啊!快快快!我真的感到無奈…..和無言。

我便收拾好用具便離開工作的地方!但我離開時經過保安門口,有一個伯伯,問我剛才和同事在吵甚麼?我沒味兒跟他說剛才的事,但那個伯伯聽後,沒罵我瘋的,還微微笑對我說:他也遇過『他』,叫我不用怕,『他』不會傷害人,『他』只是好奇您們在這裡做甚麼的!我問伯伯,你也遇過?不怕嗎?伯伯說:不怕!『他』沒傷害過我,有時候,還提醒我那些地方沒關上其他制,通知我過去關好它的!『他』原本就在這裡很久,我剛來做的時候,開頭也感到害怕的,但日子久了,我倒不在害怕了!反而覺得有個『同事』,在這裡陪他一起工作!伯伯再對我說:妹妹,不用害怕或感到驚嚇,能遇到他們,只是緣份吧了!不用驚惶的!我們死後,可能也和『他』一樣,只是現在我們時候未到吧!我聽後,都覺得是對的,也開始不再害怕了!伯伯還說:我本身都沒人所說的陰陽眼,但有時在其他地方工作,也會給我看到『他們』的,這可能是緣份才會見到的,真的不用怕!我現在想想,可能我運氣差吧,才給我見到『他們』吧!

就因工作的關係,以後..有些時候…我也會見到『他們』在旁邊看著我工作……..但我每次說出來給同事們知道,總給他們笑我瘋的、痴線的說話罵我。無奈….

洛敏

香港陰陽眼協會幹事

好多人其實都會問佢地究竟係唔係真的會存在既,我可以好肯定甘講,佢地真係存在既,而且仲會係你冇準備既情況之下出現囉,有時真係嚇餐飽既。

雖 然話就話由細到大都揀唔想見到佢地,但始終都有一點害怕!但我呢幾年已經開始減少好多見到佢地,反而多左感覺到佢地。但原來只係感覺到佢比見到佢地會更加 害怕呀!因為我唔知道會對自己做d咩?會唔會傷害自己?會唔會嘍住我呢?總知令到你大腦會有好多聯想,唉!真係唔知佢地想點呀?

我記得係 1988年至90年呢段時間我當時係住係屯門鍾屋村附近一個木屋區既當年我仲係得9歲至10歲左右,當年間屋分開2層面積好細咋,而且近牆仲有條木樓梯比 你上樓上既,當時我差唔多日日都見到d黑影係條樓梯到上上落落既,都習以為常直至有一日我就開 怕左佢地呀!當年每逢星期六晚上12點有得睇聖鬥士星矢既,亦都係當年好hit既,當晚我爸爸因為要開ot既關係要第二日先返既,而我阿媽已經一早上左去 訓覺呀!所以樓下只剩返我一個係樓下做功課呀!當時我仲好記得個節目一唱主題曲過時,部電視機唔知點解會自己不停甘跳頻道呀!冇論你點禁個 Controller都冇反應呀!跟住佢就跳左去一埸足球比賽呀!但可以話比大家聽過晚根本唔會有足球比賽直播,有過時我開始意識到係過d朋友啦!跟住我 諗住去熄左佢啦!點知部電視係熄唔到呀!之後我就拔左條電線佢先至識熄呀!跟住我就返上樓上訓覺,但係我一上左去之後,我就聽到樓下傳出電視機聲,由過一 次之後我就唔敢係到睇電視節目睇到甘夜啦!

Ray Cheung

香港陰陽眼協會 副會長

曾經有人說過眼睛沒看過的不能當事實。就算看到的亦不可能是事實的全部喔。

從前我討厭擁有這雙別人不能感受及明白的陰陽眼。對它恨之入骨,因帶給自己及家人添加了不少煩惱。想起來曾經也想過把眼睛給割出來清洗乾淨,才好好的把它安裝上。希望將一切不潔的事物也通通帶走不再回頭。有些好友親朋也對我產生恐懼甚至把我當作笑話。

記得兒時母親帶我去封眼。起初覺得一切都得以平靜,能過得好新生活。事隔多年這種天性及本能亦開始慢慢甦醒起來。
活在別人白眼的陰影下,我只好忍受及接受此天職。

記得有一次在醫院時,那次是我的大表妹剛出生。外婆,母親及家人紛紛來到醫院為舅母致賀。當然亦不少得看看那初生可愛的表妹喔。正當我在門口,因人數太多,不能全都擠進房內,我只好自己獨個兒等候。等得發呆的我終於也按捺不住,從樓梯往地下走去希望盡快去到我最喜愛的地方便利店。懷著興奮心情的我,走到二樓時聽到有位女仕哭鬧著:「為何你這麼狠心掉下我一個呀?」

我往下看,看著這位女仕的好友安慰著她,有些跟著她一起哭起來。我心想:「我還應否從這裡往下去呢?這會否防礙他們呢?」 正當我把頭一轉時看見一位穿著醫院服的男仕站在我面前。眼睛好像哭了千次萬次後不能再擠出眼淚的一雙眼,好像是哀求什麼似的看著我。

從這雙眼內我看到的竟然不是恐懼,而是心如刀割的感受。頓然好像得到什麼訊息似的。我難為情地問他,你是否希望我代你告訴她不要哀傷,你永遠也在她身邊,他好像聽到笑笑後便穿過牆壁地離去。

當我還在想應該怎樣開口時,那女仕身邊的一位親友問我在那裡看什麼。這時我想也不想就說出:「女仕請你放寛心吧!」 他已離去,離去得很安詳!他只想你以後過得更好。他會永遠在你的身邊支持你,守護著你。說畢我就立刻往三樓的樓梯門衝去。

那天回到家,我在想我們傷心時可用眼淚來發洩心理需要。而那一雙想哭而沒有淚的眼睛是多麼的伶仃。原來在它們的世界,有時與人一樣都是事與願違。想做的,想表達的都卻一一被拒諸門外。

現在的我可謂對這雙 「陰陽眼」 又愛又恨。恨它往往加添了我的工作量。愛它給予我更多鮮為人知的秘密。甚至知道更多別人無理解到的真相。

Pamy Cheung

香港陰陽眼協會 秘書長

最初擁有只係一種感覺,還記得讀小學,放學返屋企要經一條好長既梯級才可回家!!

有一日好似平時咁一個人行返去,但唔知點解總覺得有人在我背後,跟隨著我!當我回頭望,其實一個人也沒有!之後每一次放學也是這樣,慢慢已經習慣。

直到中四那年,我真正好清晰見到她的出現!她的樣貌,身高,穿什麼衣服我都看得一清二楚!到現在我還記得!當我真正看到的時候,我以為我會好驚,會係到大呼小叫怕得要死!

但我無,什麼都沒有,我可以好鎮定去做其他事,直至做完為止!之後當我回想發生事的時候,其實佢地同我地係一樣,只不過佢地無咩表情!

再諗深一層,大家生活係同一個世界,只不過空間唔同!只要無傷害過佢咁就不用怕!

tracy Ma

香港陰陽眼協會 副會長

記得第一次遇上「靈體」 是在六歲那年,它們看來跟我的年紀相約,沒有什麼異樣,但最可怕的是它們剎那間消失在牆壁上,當時我也被嚇得目瞪口呆。當時我也把事情告訴媽媽,但她似是半信半疑……

之後,我仍然不時見到「靈體」 的出現,無論在白天或晚上,在學校裡或公眾場所等地方,但不同的是,它們以各式各樣的形式出現,如真如假,使到我在生活上出現了點亂子。

起初,我也有跟同學講述見鬼的事,漸漸地他們也感到煩擾,繼而跟我疏遠,記得我在小學有幾年是過著自閉生活。

初中的時候,我再沒有跟別人提起 「見鬼」 的事,但在一次學校旅行經歷之中,給其他同學發現了我有「見鬼」 能力。於是我再一次被同學疏遠。

中學畢業之後,我便投身工作,遇上很多人和事,偶而也被朋友,同事回饋「黐線」 一句!更甚的是,跟女朋友拍拖也經常被她形容為「黐線佬」,最終分手收場。

最深刻一次是多年前在女朋友在家裡遇上「靈體」 出現,當時她不相信不在話,更把我即時拒諸門外。事件聽來可能有點不可能,但事實上也多次發生在本人身上。

多年來,看見 「它們」 的出現也成為了習慣,在生活上真的打擾了不少,因為其他人不明白,我只好把 「見鬼」 經歷輯印成書,使到更多人知道 「它們」 的存在,分享擁有 「陰陽眼」 的人士,他們的苦況和感受。

流料ROY

香港陰陽眼協會 會長

香港陰陽眼協會

會章

第一章 總則

一、 名稱
本會定名為「香港陰陽眼協會」,英文名稱是「We Can See」 。

二、 宗旨
此協會成立乃非牟利團體
1. 提供一個平台給予會員分享親身靈異經歷及感受。
2. 促進成員與成員之間的溝通及分享。
3. 加強成員對陰陽眼的了解及認知。
4. 加強香港社會對陰陽眼擁有者的認識及關注。

三、 工作範圍
1. 舉辦康樂活動讓成員參加。
2. 透過聚會及活動,促進成員之間的溝通。
3. 舉辦講座、分享會及活動,加強成員對陰陽眼的了解及認識。

第二章 會籍

一、 成員資格
凡對「香港陰陽眼協會」有興趣的人士,遵守本會的會章,辦妥入會手續,經委員會通過認可其會籍,就可成為「香港陰陽眼會」之成員。

二、 成員權利
1. 可享有權利出席所有會員大會。
2. 可參與本會舉辦之各項活動及工作。
3. 可分享本會搜集各種資料。
4. 可分享本會之各項服務。

三、 成員義務
1. 遵守會章及會員規則;
2. 積極參與本會推廣活動;
3. 遵守委員會通過之決議;
4. 不可作出破壞本會聲譽之言行。

四、罷免會籍
1. 會員如有下列情況者,經執委會二分一出席人數議決通過將其會籍罷免。若正、反相方票數相同,主席可投決定票(主席擁有兩票之投票權)。
2. 違反會章或執委會通過之議決者。
3. 冒用或濫用本會名義者 (執委會為最終判決)。
4. 以文字或出言侮辱、損壞本會正、副主席、委員或其他會員名譽者。
5. 會員被撤消會籍或自願退會。如有異議,可於七日內向執委會提出上訴。

第三章 組織及架構

一、 成員大會
1. 成員大會每年/兩年召開一次, 須由委員會主席召開。
2. 成員大會為「香港陰陽眼協會」最高權力架構的決策會議。
3. 成員大會通知書須於大會舉行前最少兩星期發出,通知期可以在所有委員同意下縮短。通知可以電話、書面及電郵形式發出,並需訂明該大會是成員大會,及舉行之地點、日期和時間,以及大會議程。
4. 因偶然遺漏而導致應該收到大會通知書的人士沒有收到該通知,不能作為該次大會作廢的原因。
5. 成員大會需處理包括以下的事項:
1. 委員會會長報告;
2. 委員會財政報告;
3. 考慮及接納賬目及資產負債表,以及其他需要加插於賬目內的文件;
6. 在成員大會中,決議案須由成員投票決定。在投票時,任何出席及已授權他人代理之會員皆獲一票。若贊成及反對之票數相同,主持該會議之會長有第二次決定性的投票權。

二、 委員會
1. 委員會為「香港陰陽眼協會」的最高權力架構。除於成員大會取得其他決定外,委員會負責按照「香港陰陽眼協會」會章管理及執行「香港陰陽眼協會」一切日常事務。委員會應包括以下成員:

1. 一名會長:為本會最高領導人, 負責召開及主持執委會會議及會員大會,草擬及修訂本會章則,領導執委會推行會務正常發展,並計劃本會之工作方針。
2. 兩名副會長:輔助會長推動一切會務;於會長缺席時,執行會長職權 。
3. 司庫:處理一切收支帳目,每六個月向會長及委會提交財政報告,處理活動後之財務事宜,並須於每次活動完結後三十日內辦妥財務事宜及呈交一切收支報告予委員會及主席審批。
4. 秘書長:須處理本會之會議紀錄、檔案及函件來往,管理會籍,處理對內聯絡工作及協助委員推行議決會務;負責準備有關會議議程及分發會議通知,並於會議後十四天內向主席提交會議紀錄。
5. 市場推廣:處理對外聯絡工作及推廣本會一切事務。
6. 五名常務幹事:負責準備及推行本會一切會務。

2. 委員會之功能

1. 擬定委員會全年之計劃交由主席審議,並於會員大會中公佈。
2. 擬定本會對外及對內發表之聲明及立場(必須經會長通過),否則作濫用本會名義論。
3. 策劃會議或研討會。
4. 擬定應屆行政及活動細則。
5. 代表出席區內外會議及研討會。
6. 各委員須經常出席協助籌辦本會各大小活動。由於委員代表本會,故必須注重個人言行及儀表。
7. 本會委員之工作純屬義務性質,故不得隨便收取利益或報酬

3. 委員會會議

1. 至少每兩個月召開常務會議乙次。
2. 出席人數須為全體委員會會員之二分一。
3. 會議須至少三日前以書面將會議之議程、時間、日期和地點通知各委員。
4. 如需投票通過議案,以簡單多數票決定;若正、反相方票數相同,會長可投決定票(會長擁有兩票之投票權)
5. 會議中如委員會會長缺席會議,委員會會議由副會長代理會長事務。

4. 辭職

1. 若執委提出辭職,須於七日內以書面通知會長。如會長接納後, 七日內須向會員公佈。
2. 若請辭者為本會註冊人,須於離職後十四日內知會警務署及社團註冊處,以取消其註冊人之身份。
3. 現任之委員會成員需委任另一名成員以填補空缺。委員會可不時及隨時委任任何會員成為委員會成員,以令其能填補空缺。
4. 即使委員會內出現空缺,餘下之成員仍可繼績會務。

五、財政

1. 本會一切開支,只能用於促進「香港陰陽眼協會」的宗旨,並獲委員會批准。同時,本會成員之間亦不可分攤本會的所有入息及財產。
2. 基金為一長期累積之資金,用作添置本會設備、物資為主,以及填補非經常性虧損,並作儲備用途。
3. 本會一般經常性開支包括:舉辦或參與活動、文具、交通及一般行政費用。
4. 每年淨收入會全數撥入基金。
5. 所有款項妥存於本會,經主席及副主席審批後方可動用。
6. 司庫須每年提交一份財政報告(列出所有收支賬目)予委員會審閱,再由主席及副主席批核。

六、修章及解散

1. 會章如有任何修改,須經主席及副主席通過,方能生效。
2. 本會須經由主席及副主席召開特別會員大會議決,出席會員人數不少於三分一,並得出席會議人數二分一之會員贊同,方可解散。
3. 委員會於本會解散前,須向全體會員公佈當時本會財政狀況。如有剩餘資產,不得分配各會員或委員,並須贈予根據香港稅務條例第八十八條認可之慈善機構,或與本會性質相若之其他非牟利團體。
4. 如本會需要解散,現任執委就需要為本會之負債和因解散所需費用作出承擔,唯此承擔的費用每位委員不得超過港幣二十元正。